閱讀幸福

朝聖之路 奇異恩典

向上天許願 相信會成功

2016 年初診那天,除了提到求子史外,也講到擔心她的月經量明顯減少,會是因為卵巢功能退化?

朝聖之路  奇異恩典
2021-04-01

文/謝佳琳醫師

字體放大

原來,我和她曾經在同一個國小念書,是只差二屆的校友, 原來小時候我們住的很近。

在來診之前,Tina己經確認是乾燥症患者,規則地追蹤治療。她也曾多處探訪名醫,做過一次人工,二次試管。2016年初診那天,除了提到求子史外,也講到擔心她的月經量明顯減少,會是因為卵巢功能退化?抑 或是乾燥症引起?安排血液檢查,AMH1.8。討論之後,決定採取合卵療程,收集9~12顆卵子後再受精。當天就進入第一次促排療程,取到8顆卵子,冷凍5顆熟卵。第二次促排療程,取到9顆卵子,成熟8顆,受精培養結果:共有5顆囊胚;三顆切片結果,有二顆是染色體正常的囊胚,另有二顆未切片的第五天的5BC和第六天的5BC囊胚。

很快地開始植入療程,但子宮內膜的增厚過程卻不如想像中的順利,接連二個月,即便用了多方投藥途徑的䧳激素,內膜卻始終到不了8mm。經過討論,決定利用自然週期解胚植入方案:也就是利用自然排卵帶動內膜增厚,第12天回診時,沒看到優勢卵泡,內膜仍是扁扁的6mm,第15天再次追蹤時,內膜終於爭氣地到達8mm,打了破卵針,植入一顆PGS鑑定正常5BA的好囊胚。因為本身自體免疫問題,也小心地確認血栓數值並未超標。放榜時Tina進到診間,見到驗孕試紙上只有一條線,血液檢驗β-hcg1.04,她並沒有特別的情緒表現,冷靜說:難怪一點FU都沒有,那我們下一步怎麼做?接下來,應該要做ERA著床窗的確認。鑑於過往口服䧳激素無法成功讓內膜增厚,於是Tina接下來採取的都是自然週期內膜準備,怎料接連二個週期,內膜都沒法達到8mm,也因為黃體素提早上升,必須直接取消ERA。終於在第三個月,在優勢卵泡出現時,內膜到達7mm,經過說明討論後,我們決定冒點風險:雖然可能因採樣檢體不足而必須重做ERA。

但這次總算順利的收到著床窗報告:ERA時間為120小時。(這表示,第一次的植入時間並沒有錯誤,那兇手會是誰呢?會是免疫系統?但,抽血數值,除了乾燥症抗體之外,沒有證據顯示有其他抗體,我們要把高端武器IVIG或肝素拿出來嗎?)緊接著,進入第二次解胚植入週期,出奇的順利,D13的追蹤,優勢卵泡和內膜厚度和抽血數值都好極了。那麼,我們該不該預防性的用上高端治療藥物IVIG呢?Tina請教了免疫科醫師的意見:抽血免疫報告仍是正常,沒有用IVIG的適應症。於是Tina和先生決定:這次植入二顆未切片的囊胚(Day5/5BC+Day6/5BC),至少有ERA的保障,確定了著床時間,同時使用肝素預防血栓,就靜候佳音吧!15天後榜,血液β-hcg數值高達4248,Dd雙合因子。成功了,心裹歡呼著。然而後續胚胎的發育卻不如預期,三週後的超音波,僅看到一個胚囊,但沒有心搏閃動!這次的殺手又是誰?是高齡染色體異常的機率問題?抑或是抓不到現行犯的免疫抗體?為了找到答案,為了下次能成功,安排了人工流產手術,將取出的絨毛膜組織做分析。染體結果:46,XX,表示第二次的植入,雖未能歡喜收場,但很明確的指出,最後一顆好囊胚的植入,一定要用上IVIG了。

你應該也有過這樣的生命經驗吧——當有天,不經意地想起一 個朋友,很快地會再聽聞到她(他)的消息,或是會不期而遇。

人工流產手術後,Tina好一陣子沒回診,時間長到我以為她己經心灰意冷想放棄了。正當有天想起她時,真的隔沒幾天,在診間見到她。這回的Tina,看起來氣色好極了,說說笑笑間,幫她做了超音波檢查:7mm 的厚度雖然尚未到達8mm,但內膜漂亮的呈現三條線,問她最近忙些什麼?腳底按摩,她回答。這讓我對民俗療法大改觀,或許是巧合,或許真的「改善氣血循環」。打鐵趁熱,約定了植入的時間,當然,為了對付始終躲在暗處的殺手,Tina住院接受免疫科IVIG治療,二天後植入最後一顆染色體正常囊胚,15天後放榜,螢幕呈現血檢報告β-hcg2041,連忙走到診間外,想第一時間告訴她這個好消息。但我們也知道,開心只能有一天,還有下一關要過:胎心音。幾週後,也終於順利地領到媽媽手冊,雖然等著她的,還有數次的IVIG療程和打不完的肝素。孕期中,Tina時常會分享美食照片給我,低醣高蛋白的食材選擇及擺盤,精緻到以為她是在哪個網美餐廳拍的。沒想到,全是她和先生手作料理。為了肚子裹的孩子,她堅守著認真且健康生活。又有一天Tina分享了她去西班牙的旅行經驗,我原本以為不過是個自助旅行吧!但越聊越讓我訝異更多是敬佩——原來在最後一次植入前,Tina和先生徒步走完西班牙Camino de santiago朝聖之路,向上天許願:19天步行505公里的恆毅力與誠意,希望他們的求子路亦能順利完成。終於她的女兒在去年底平安出生了。坐完月子,Tina也在她的部落格中分享:「這七年求子之路⋯⋯經歷了1 次人工生殖,5次試管⋯⋯一路從竹北至台中,最後到新竹市,換了3間診所⋯⋯前5次的IVF療程,打了多少針已經算不清了,真正痛苦的是受孕後的259針肝素(很痛!很痛!非常痛!)、12次安胎針,外加臥床三個月與住院8次的36瓶免疫球蛋白,以及吞了將近100顆左右的類固醇⋯⋯」。

如Tina在文章末尾分享:雖然她的過程很辛苦,但不是最坎坷的。「I've prayed, I've trusted, I've acted and I expect the grace of God.」當客戶虔誠地向上天許願「相信會成功」,我們也抱持著同樣謹慎的態度——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揪出兇手,迎頭痛擊。祝福在求子路上跌跌撞撞,仍持續奮鬥的夫妻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