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幸福

跨越時區的生命禮物

抓住機會,陽光總會出現

曾有首詩是這麼說的:「Everyone is in their own TIME ZONE」,意思是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命步調,像是有人雖然無法如期順利畢業,卻在過程中找到自己適合的志業;有人早早結婚,卻等了十年才有孩子⋯⋯無論過程如何,都不用擔心自己是否落後於人,因為生命的主控權掌握在自己手中,只要做足準備,在時機來臨時全力出擊,最終都會是最好的結局。

跨越時區的生命禮物
2020-07-01

文/送子鳥

字體放大

曉愉一直以來,都是讓人欽羨的女生,身材高挑、長得漂亮又聰明,總令人忍不住多看幾眼,無論求學過程或者工作都非常順遂,可以說是人生勝利組。三十七歲那年結婚之後,原以為接下來就是生兒育女,過著平穩而幸福的生活,但卻因為錯過了自身懷孕的黃金時期,求子之路反不如預期順利。在人生進度停滯之際,曉愉踏入送子鳥診所,在團隊的陪伴之下,重新規劃生命藍圖,也重頭認識了自己。 

不如預期的求子之路

說起對曉愉的第一印象,仍離不開她姣好的身形與自信的神采,胚胎師 Ally 回想起說道,「在跟曉愉相處的過程裡,能感受得到她是很重視隱私的人。」為了讓她充分放心並信賴送子鳥的醫療環境,諮詢師們完整的介紹了診所內的隱私保護機制,包括患者走道的分流,以及診療間的簾幕等設計,讓曉愉得以放心將自己交給團隊,專注於身體的調養。經過初步的身體檢測,以及療程討論之後,考量到曉愉年齡已屆四十,卵巢庫存量數值較低,應跳脫取卵數的迷思,轉向以卵子品質為優先考量。幾經考量後,醫生決定不讓曉愉服用藥物,也不再給曉愉打針,而是以自然排卵週期的方式追蹤,進行試管療程。 

「為什麼?」每當結果不如預期,曉愉總是提出許多疑問,希望可以透過瞭解失敗的詳細原因,再加以調整。療程期間雖然每兩個月就到診所報到,總共受精了十二顆卵子,冷凍三顆好的囊胚,進行 PGT-A 胚胎染色體篩檢,最後卻只有一顆正常胚胎可以使用,往後接續兩次的試管療程,也仍舊是失 敗作收。隨著一次次的求子過程失敗,挫折感逐漸增加,讓原本充滿自信心的她,陷入空前的低潮。 

於是醫生向她建議,既然自身的卵子顆數不多,又因為年紀較長,染色體異常的機率偏高,或許可以考慮以借卵的方式植入。或許是仍在沮喪的情緒中,當下曉愉並沒有直接回應,過了沒多久,就因為先生工作關係,一同移居國外。半年後,經過靜養、放寬疲累的身心後,曉愉再度主動聯繫送子鳥, 告訴 Ally 她終於下定決心,決定採用借卵,往返在遙遠的國度間,繼續這趟求子之旅。

抽絲剝繭,尋找成功法則

由於當年台灣借卵的相關資訊尚未普及,醫院都會向客戶特別說明療程內容,並且確定客戶做足準備後,才會繼續療程。借卵需要先經過客戶的登記,並且填寫他們希望的捐贈者條件,例如血型、身高等,決定之後,配對大概又要等候三到六個月的時間,「對於求子心切的父母來說,其實是一個漫長的等候。」Ally 說,送子鳥會盡量滿足人們設立的條件,尤其像是血型,因為如果跟家人的配對明顯不合理,未來若是孩子無預警地提出疑問,也會造成雙方的困擾與傷害,「我們希望未來他們不用特別跟孩子說明,除非是家長主動想說。」反覆不斷地說明與確認,就是為了降低日後出現任何家庭意見分歧的可能性。 

在曉愉下定決心借卵,並等到符合捐贈條件的卵子後,送子鳥立即安排植入,奇怪的是,這次的胚胎植入結果,還是失敗。考量到身體、染色體檢查都正常,卻還是始終不成功,醫師建議曉愉做 ERA 檢測,用來找尋最適合母體植入胚胎時間的「子宮內膜容受性檢測」。起初還因曉愉自行吃中藥調身體,沒有告知,影響了賀爾蒙,使得抽血數值有異,發現之後,立即停止服用,大約一兩個禮拜後,等藥效代謝掉, 再重新測試,這才發現她的 ERA 數值和一般人不同。

「一般來說,70% 的人著床窗是在黃體素浸潤後 120 小時,但曉愉檢測出來的結果,最適合的著床時間點,是在浸潤 105 小時的時候。」

Ally 進一步說明。 

這段時間,曉愉和送子鳥團隊如同偵探查案一般,不斷抽絲剝繭,希望能夠掌控所有變動因素,逐一找到解決方法。接著又來到了第二次植入的時間,「那一次,我刻意不想去思考這件事,把日子過得很平常,也沒有特別期待、計算。」曉愉說,她印象最深的,就是當時真的不敢抱有期待,植入完後就盡快回國去了,沒有特別把它當一回事,沒想到在第二次植入後,就順利懷孕了。

為了孩子努力向前,不放棄挑戰

「通常確定妊娠之後,再接到電話差不多就是要生小孩了,結果時間還沒到,曉愉就打電話來了。」Angel 說。曉愉的喜悅並沒有持續太久,在懷孕第 21 週,去做例行的羊膜穿刺基因檢測時,醫生面色凝重地告訴她,寶寶身體似乎有微片段的缺失,可能會導致心臟或是其他身體問題,由於 21 週做基因 檢測已經有點晚,胎兒太大會不好終止妊娠,建議她最好立即做流產手術。

這樣的建議聽在曉愉耳裡,猶如萬箭穿心,因為努力了許久,好不容易得到一個小生命,卻有可能並非健全,這叫人如何接受?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曉愉,在慌亂之餘,只想著打電話到送子鳥,向 Angel 尋求建議,並且請她幫忙找到卵子捐贈者,看看是否能得知更詳細的身體狀況。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Angel 立刻安排卵子捐贈者進行血液基因檢測,並轉介曉愉到另一間婦產科醫生檢查,「但無論是多精密的檢測,在醫療上都屬於間接的檢查,都可能會有誤差,只有實際生出來,對寶寶進行直接的檢查,才會知道小朋友到底健不健康。」Angel 接著說,「我們猜想有沒有可能是檢驗太敏感了,有一點點不一樣,機器就會判成異常,所以我們傾向持續追蹤,看這個異常是不是能被接受的。例如寶寶多了一根手指頭,但是其餘身體狀況皆健康無礙,你認為這樣真的是異常到需要終止妊娠嗎?」

在第二次結果出來之後,一樣的基因排序、一樣的報告,但另一位婦產科醫生卻告訴曉愉,這樣的基因排序在目前的醫學上,還沒有足夠的數據顯示,這個孩子一定有問題,

「不要輕易地終止妊娠,還有一段路, 把這胎好好生下來吧!加油!」

醫生這麼對她說。這句話徹底地點醒了她,「我好像再度掉入海裡,卻又被一把抓上岸。」曉愉形容著當時的心情。接下來的日子,曉愉維持定期產檢,讓醫生隨時掌握每個細微變化,而每隔一段時間,Angel 也會撥電話關心,除追蹤懷孕狀況之外,也希望藉由談天,舒緩曉愉的心理壓力。 

抓住機會,陽光總會出現

最後孩子出生時,除了心臟卵圓孔閉鎖恢復狀況要持續追蹤之外,其他身體功能都是非常正常,直到現在,也已經是個健健康康、活潑好動的小寶寶了。「回過頭來看,送子鳥協助的,不僅僅只是讓我懷孕而已,懷孕之後也給了我很多幫助,如果不是細心而且經驗豐富的醫生,絕對不敢這麼肯定的給我建議,所以真得很感謝他們。」

曉愉坦言,其實有一陣子,她幾乎不敢回想這段過程,因為懷孕過程中,除了擔心寶寶的健康,自己的身體也出現一些產後併發症,甚至也出現抑鬱的情緒,並對於無法預期的未來感到憂慮。然而隨著孩子出生,陪伴他一天天地成長,從一開始不知道該如何表達需求,到現在像塊海綿般,學習如何與人互動,這些光景有如一劑強心針,帶給曉愉飽滿的精神支持。「我不想隱瞞自己的喜悅,我的人生很完美了,但我也還在努力恢復,無論身體還是心理方面。現在我的孩子已經越來越好了,我也要更好。」曉愉說,現在她都會告訴身旁的女性朋友,如果想要生小孩就不要拖,無論是生育能力的檢測,或者提前凍存卵子,因為很多事情是不能等的;萬一真得錯過了時機,也請放寬心,跟著團隊檢視自我條件,重新調整好步伐,

只要願意開始付諸行動, 生命自會指引你找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