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幸福

十年,用生命挖鑿生命的深度

專訪王女士(化名)

三千六百五十個日子,10年,這是王女士初次與送子鳥相遇到最後踏出送子鳥迎來屬於自己寶寶所花下的時間。從一開始抱持著順其自然的心態面對懷孕二三事,到開始尋求醫學的幫助,經歷失敗後又再繼續堅持,而溫暖的洋流終將到來……

十年,用生命挖鑿生命的深度
2022-01-03

文/送子鳥

字體放大

三千六百五十個日子,10年,這是王女士初次與送子鳥相遇到最後踏出送子鳥迎來屬於自己寶寶所花下的時間。對10多年前,甫新婚的她來說,是抱著順其自然的心情來面對懷孕的二三事,無奈在繁忙的日常與工作壓下,肚皮始終沒有消息。直到婚後第4年也就是2007年,她在朋友的介紹與推薦下首次踏入了送子鳥。

「雖然努力地查詢了很多資料,十年前的資訊並沒有現在發達與透明,我當時因為不瞭解,所以害怕又緊張。」

10年過去之後,醫學與科技日漸發達,無論是網路或日常,許多求子與不孕的資訊取得都更為容易,送子鳥也從10多年前的小診所成長至今日的生殖醫學中心,並成功地幫助許多家庭求子成功。環視著被海洋包圍的台灣島,眼前的這片海蘊育著超過25萬種的生物,但卻沒有科學家能明確指出海洋何時形成,而海水又從哪裡來?面對廣大又神秘的海洋,種種的未知隱隱伴隨著恐懼,猶如許多女性在求子過程中所面對的未知與恐懼,努力地探索生命的可能,卻又因廣大而無法控制的因素而感到恐懼。我們眼前的這片海洋,在經歷了許多地球環境的劇烈變動後,耗時了幾億年的時間形成,而後成了許多生命的溫床,許多家庭亦是在求子的那片海上漂流著,付出了龐大的時間與精力,直至遇見了送子鳥。 

失敗與堅持,時間的轉捩點

不管是先生的家庭或是娘家,皆未帶給她生子上的壓力,單純地只是因為自己妹妹有了小孩、先生也喜歡小孩,再加上家族開朗與歡樂的氣氛影響下,強烈驅使她想要成為母親。第一次踏進送子鳥,王女士先從每月固定回診拿藥,希望藉由藥物輔助排卵的方式嘗試自然懷孕,一轉眼3年過去了,卻依然沒有懷孕的消息。中間斷斷續續回診時,送子鳥協助王女士檢測卵巢庫存量,顯示屬於逐漸衰退的族群。 2011年王女士在母親的陪伴下首次嘗試了試管嬰兒,因受限於當時的醫療技術,取卵三天後需要立即進行新鮮胚胎植入,她回憶起來說:

「覺得自己的身體跟心理都還沒準備好,覺得害怕又委屈。」

後來的結果的確並不理想,自從那次療程後王女士便沒再回診。

我們能理解生物在恐懼或面對危險時,為了生存及保護自身安危會本能地逃跑,對人類而言這常常與個體性格有關。雖然是抱持著試試看的心情,在嘗試第一次人工輔助受孕後,得到的結果卻是沒有懷孕,還是迎來了些許失落,最後她選擇不回診,給自己時間跟空間沉澱與冷靜。直至2015年,考量工作繁忙以及年齡的漸增,王女士選擇重新回到送子鳥。在這幾年中,生子與不孕的資訊也愈來愈詳盡,詢問她為什麼最終還是選擇了送子鳥?她像是拿出對待工作般嚴謹的態度,說著自己查詢了許多資料,對美國、日本、台灣等世界各地的生殖醫學中心做了深入的研究,數據跟報導多指出台灣的生殖醫學專業技術完備,特別是送子鳥,三代試管普拉斯的懷孕率更是高達8成。超過40歲的高齡産婦懷孕率不到10%,順利生産的比例更低,在跨過40歲的這個重要時間點上,讓她最後還是選擇台灣,並選擇了送子鳥。除了醫學上的專業外,她還說把自己往前推的重要人物還有熱情的胚胎師Angel,大大小小的問題Angel總是專業與快速地回覆,重返送子鳥後再看見Angel就像是看見自己的老友一般。

重返送子鳥

當問起王女士重回送子鳥後,相較以往有什麼不同的感覺嗎?她說著賴醫師的專業、胚胎師Angel的熱情、全體人員的貼心,還有整體環境的舒適,還說道:

「送子鳥很像醫院又不像是醫院,更像個大家庭,溫暖又專業,媽媽們真的可以放心。」

對比起十年前第一次進入送子鳥的恐懼與不安,第一次植入時的害怕與委屈,經過了這10年,送子鳥與王女士都各自有了不同的面貌與狀態,醫療技術的精進、資訊的快速與透明化、親切的服務態度,以及那永遠不變的初衷——用心服務每個想求子的家庭。送子鳥也配合王女士的健康狀況,在試管療程前排除了眾多影響懷孕的因素,成功增加她懷孕成功的機率。利用目前最新療程的方式——三代試管普拉斯(PGS+ERA),選擇染色體正常的胚胎、在對的時間精準移植,讓王女士只進行一次的移植就順利懷孕生下寶寶。「2018年之前每個月都取卵,跟賴醫師討論植入,賴醫師很直接地與我溝通,讓我覺得安心」,想起植入前賴醫師握著自己的手替自己加油打氣,這些都讓她備感溫暖。因為先前有過流產的經驗,所以放榜當天依然是非常擔心,直到聽到寶寶心跳聲時王女士感動不已,也才終於放心。從取卵、植入,再到放榜,所有過程Angel總是耐心提供建議,取卵完成後也會積極地說明卵子的狀態;與賴醫師溝通也非常清楚明瞭,有任何問題賴醫師也都樂意分享跟回答,治療過程讓王女士感覺很踏實。因為本身工作的繁忙,王女士按照著送子鳥規劃的療程與手術,一步一步地配合走到最後,最終迎來了屬於自己的寶寶。

像太陽一樣的母親

2011年首次在送子鳥進行試管嬰兒手術,當時王女士的母親特地遠渡重洋來陪伴她,儘管害怕且結果不盡理想,但有母親的陪伴總還是感到安心。但這次重新回到送子鳥並且順利生下寶寶後,遠在家鄉的母親卻已離開人世。回想起自己的母親,母親從原本的職業婦女一邊兼顧著家庭,到後來成為了全職的媽媽。她形容母親是個樂觀與圓融的人,所以家庭裡的氣氛總是開朗與舒服,母親把家裡的一切打點的穩妥,這樣的特質就像太陽一樣,東升西落日復一日,不管遇到任何事都沒有怨言,辛勤養育孩子,一直照耀與守護著全家。母親這樣的形象帶給王女士非常深遠的影響,同時期許著自己也能成為家中的太陽。

重回送子鳥後,花上了2年多的時間,前前後後共經歷了15次的取卵手術,克服多次打針的恐懼,同時兼顧工作上的安排,10年的時間求得屬於自己的孩子。過程中的辛苦與努力,失落與煎熬,終究是時間,時間最終是給出最好的回應,而孕期間的嘔吐與不適,都在剖腹產那天聽到寶寶宏亮的哭聲後得到了安慰。王女士感謝寶寶出生到個世界,她感覺到自己的人生有了更重大的意義,生命更加完整與快樂,同時也有了全新的挑戰。

「每次都要全力以赴,所有的可能都要做,如果都嘗試了之後還是沒有結果,那麼就欣然接受。」

王女士這樣描述自己的求子歷程,訪談間偶爾透露出治療時的緊張與焦慮,但能感受到更多的是她的堅定與決心。

成為家中的太陽

10年的求子時間,經歷了大大小小的打針與取卵手術,以及療程上的各項數據結果,這些數字與紀錄雖然提供了媽媽們明確的求子方向,但是生命的深度卻是這幾個數字難以量化的。採訪尾聲王女士引述了自己喜愛的作家托爾斯泰說過的話:

「人生的價值,不是用時間,而是用深度去衡量。」

看似漫長的10年求子時間,在這句話上得到了最輕盈的釋放。因為有所堅持與追求,方能在生命中烙下感動的印記。詢問王女士是否有什麼話想對未來的媽媽們說,她笑著說自己也是新手不知道能給什麼建議,但回顧求子的歷程,王女士說:

「明確自己的目標,瞭解所有療程,並且與醫院密切配合。」

送子鳥是非常專業的團隊,賴醫師的用心與專業都是有目共睹的,媽媽們只要下定決心,釐清不懂的問題,才能讓醫院與自己的節奏完美配合,讓每個角色發揮到最大的價值。對於求子,王女士堅定的意志也展現了她在職場上的特質。她說自己身邊有許多身兼工作與家庭的女性,大家都認真地做著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養育一個生命讓她的感觸良多。她說自己讀了70本育兒書籍,但真的開始帶孩子後,卻又是另外一個世界了,笑著說自己出門接受採訪前還跟寶寶說:「媽媽今天要跟大家分享懷你的心情跟故事唷!」寶寶也是咿咿呀呀地回應著自己,她相信寶寶也許聽不太懂,但這一切的過程依舊會刻畫在他的生命中,而人格就是透過生活中細微的小事默默地養成。儘管不會說話,但寶寶的每個反應與回饋都讓王女士感到驚喜,並且珍視著與寶寶一起成長的時光。

10多年的時間,海洋連結著自己的家鄉的土地,而當太陽照耀著海洋時,海洋吸收了太陽的能量,表層的海水溫度會漸漸上升,溫度的變化加上風力的影響,造成的海水的流動進而形成一套海洋系統。溫暖的黑潮流向台灣的海域,帶來豐富的漁獲,孕育出多樣的海洋物種,生生不息的生命流動在台灣島四周。在求子這片海洋上探索的她,面對廣大的未知與恐懼,終將在太陽的照耀與送子鳥的協助下,迎來溫暖的洋流,孕育美好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