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幸福

幸福的重量 The Weight of Happiness

兼顧兩種幸福的重量

萬事萬物皆有重量,幸福也有嗎?假如把生命與幸福拿來秤, 孰重?

幸福的重量 The Weight of Happiness
2021-07-01

文/賴興華

字體放大

萬事萬物皆有重量,幸福也有嗎?假如把生命與幸福拿來秤,孰重? 

用膝蓋想也知道「命」最重,生命沒了還談什麼幸福,現實生活果真如此嗎?若有人說兩者可「兼顧」,您會相信嗎? 

本期封面故事主角很年輕就罹患乳癌,化療前忘了凍存幸福的種子,導致卵子庫存量遽降,AMH(卵子庫存量指標)只剩 0.15。幸運的是 Right Man 適時出現,一起抗癌保命,走過生命幽谷再回頭找尋幸福拼圖,這才發現瀕臨無卵可用。原以為借卵就此一帆風順,卻又遭逢自體免疫排斥,所幸「一植」有做「動態三採」偵測到壞蛋,知道落榜原因在哪,「二植」就順利當媽媽了。

借卵對還有月經的人或許是 B 計畫,對她而言卻是 A 計畫,因為AMH如此低要自卵受孕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通常要好幾個週期的取卵,過程中的相關用藥對乳癌復發有風險,為了兼顧健康與幸福,這是最好的選擇。

若無乳癌史,我會鼓勵 34 歲的她採微刺激或自然週期,每月 取卵一顆,連續半年收集 6~10 顆熟卵(合卵策略),最後一次取卵同時解卵受精養囊,省很大(多次受精養囊及植入費)又無等待放榜壓力,策略上「一植」一顆投石問路收集自體免疫反應(犧牲打),「二植」兩顆志在必得。 

假如「一植」未超前部署做「動態三採」,她「二植」也難成, 同樣方式重複植入多次不成,最後可能會放棄,從此與幸福擦身而過。

決策總是兩難,只因人們常陷入「二擇一」框架,如何避免? 

最好列出五個選項,得知乳癌當下她一定不知道有第三個選擇:先凍卵再化療。為何不知道?因腫瘤科醫師未告知?為何醫師不說?醫師或許不知道有這選項或不了解凍卵懷孕率跟鮮卵不相上下,醫師怎會不知道?因為「專家」很少跨領域學習新知與跨科合作⋯⋯,如何自救?養成凡事請教 Google 大神, 收集更多寶貴訊息再決策的好習慣。 

送子鳥經驗分享,被診斷罹癌到手術或化療都有「兩週空窗期」,如何善用它?難過之餘別忘了先跑一趟生殖中心,不論 性別不管已婚未婚,女性凍卵男生凍精,凍精超簡單像極了麥當勞「得來速」,凍卵不必等月經報到,可採「任意療程」(Random Start),確診當天開始促排約莫 12 天後可取卵, 時間上 Just in time,一舉兩得且不耽誤抗癌療程,保命同時也凍住幸福。

面對生死攸關的癌症,幸福的重量或許遠不如生命,藉由跨領域「專業」整合,兩者絕對可以兼顧,先凍卵(或凍精)再抗癌是 A 計畫,錯過了就借卵(或借精),兩者都能享受家有孩子的幸福,最重要的是兩種幸福的重量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