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幸福

走過懸「癌」,擁抱難孕中的幸孕

預防勝於治療,生育力適用!

「那時候,自卵或借卵最大的掙扎,不是小孩長相是否跟自己相似,而是反覆的問自己,會不會因為沒血緣而不愛這個小孩?我還問了一位從小被領養的朋友,他說他的爸媽並沒有因為是不是親生而減少對他的愛。」加上唯一知情的長輩——小朵的媽媽,知道小朵考慮借卵的反應,也十分平淡,讓小朵覺得自己的煩惱似乎都想太多。

走過懸「癌」,擁抱難孕中的幸孕
2021-07-01

文/送子鳥

字體放大

30 歲的試煉:男友和癌症一起出現

借卵的故事開始前,先讓我們將時光倒回至 2014 年。剛滿 30 歲的小朵發現自己生病了,這個病,有個驚悚的名字——乳癌。 面對未知疾病,當時候的小朵,別說什麼凍存生育力,未婚的 她當下只能想到如何健康的活下來? 可以算不幸中的大幸嗎?那一年,闖入小朵生命的,除了令人 驚慌失措的癌症,還有溫和內斂的小傑。

AMH 值低到絕望,借卵是最佳選擇

痊癒後,經過3-4 年的觀察追蹤,確認乳癌復發高峰期已過,醫生才宣告小朵可以開始受孕。一開始,小朵和小傑並沒有多想,採順其自然的受孕。嘗試了兩年都沒動靜,才做了 AMH 篩檢,殊不知,卵巢庫存率低到幾乎沒有自卵的可能。

剛得知 AMH 結果時,小朵落下了求子之路的第一次眼淚,反而小傑的態度從一而終的隨遇而安。即使決定展開療程,小傑也維持「盡最大努力,做最壞打算」的原則,嘗試一次療程,若真的還是無法有小孩,也沒有關係。 

「第一次諮詢後,本以為不會選擇送子鳥做療程,因為太貴了。其他醫院費用只需要一半。」然而對比送子鳥,其他生殖中心的諮詢過程沒有協助小朵抓到方向感,反而加深了小朵的 茫然。「其實,剛決定要展開療程時,是很茫然的,好比無頭蒼蠅。送子鳥的諮詢療程說明的很詳盡,且提供實際數據佐證,在心靈上給我不少的撫慰。」

首次植入失敗: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時序快轉到初診當天,小朵在陽光燦爛的五月天,完成基本檢查和免疫抽血,並靜待下次月經來潮進行 ERA(子宮內膜容受性檢測)。然而,即便事前檢查已發現小朵的幾項免疫抗體數值異常,且展開了治療,小朵第一次 ERA 仍因內膜問題被迫取消。拖延了將近半年才完成 ERA 採樣。此時,捐卵配對也完成了。

為了抓緊時間,小朵和小傑很快拍板了第一次的植入日期。同 時為了確保第一次植入順利達標,送子鳥團隊針對免疫相關問題,採取較嚴格的數值監控;辛苦的小朵更是需要按時服用免疫藥物、每天注射以痛聞名的肝素。

然而,萬事俱備,尚欠東風。在多重防範之下,小朵的第一次 植入仍宣告失敗。回憶放榜當天在診間痛哭的自己,當事人也感到萬分羞赧。「剛聽到失敗的時候,一股無能為力的挫折感 幾乎將自己淹沒。該吃的藥持續在吃, 該運動也運動了,能做都做了,指數還是異常。這些挫折的盡頭在哪?會不會永遠都是挫折?會不會自己就是運氣不好?」

其實,小朵你並不孤單。在療程中,每個過來人都有那麼些時候,明明能做得準備都做足了,卻還是被迫收到一張落榜成績單。然而,每位孕媽咪的經歷彷彿提醒著我們,失敗代表的從來不是運氣不好,而是最好的緣分尚未報到。

還記得放榜的那張小紙條嗎?

高興一天就夠了,其實傷心也是。

擦乾眼淚,讓我們跟著 O 醫師再次檢視病例,我們進行輸卵管攝影、子宮鏡檢查、再次給予子宮內抗生素投藥、調整第二次植入用藥!搭配小朵本身有意識地提醒自己儘可能放輕鬆。瞧!第二次植入後與你們有緣分的小孩不就前來報到了嗎?

無為而治的精髓?先生以不變應萬變

從 2014 年罹癌、化療、調養到現在進入療程,小傑一路都靜靜地陪在小朵身邊。旁人眼中深沈的溫暖,小傑自己敘述起來似乎都帶著一股理所當然。

「從我認識他到現在,他的情緒似乎沒什麼太大的起伏。就一路對我好,生病的時候,半夜去診間排隊幫我掛號最有名的醫生。化療的時候,都沒有頭髮,他也摸摸我的頭說,這樣很可愛啊。」乃至於療程中,小朵的心情隨著各種異常數值起起伏伏時,小傑依舊波瀾不驚,沒有花俏的安慰也沒有過多的壓力,總是淡淡地告訴小朵:「沒事啊!你想太多了。」孕期後段,小朵乳癌回診發現數值異常,卻必須等生產完才能進一步檢查。小傑還是維持內斂的風格,但默默搜集了相關科學研究、數據資料,安撫小朵的緊張。

而聊完整個療程,明顯引起小傑心情指數浮動的事件約莫只有兩次。還記得第一次放榜時,被負能量侵襲的小朵嗎?當小朵在診間崩潰爆哭時,原本老神在在的小傑可沒閒著,忙著 google 緩和低潮的良方。「成功或失敗是機率的問題,既然科學準備無法將成功率提前,那就跳脫科學,請第三方的菩薩來幫忙好了。」於是,第一次放榜後兩人沒有直接回家,而是直奔中部有名的求子廟散心。菩薩也不負小傑所望, 用籤詩安慰小朵「註定有子!」。

至於第二次浮動嘛,仍與放榜有關。由於當事人對於上次放榜在診間失控感到羞赧,決定第二次放榜前先行驗孕,提前為自己建立完整的心理建設。當小朵拿著驗孕棒檢測時,一旁的小傑依舊沒有閒著,害怕待會小朵崩潰只有自己面對。「還好,還好,有兩條線,晚上可以好好睡覺了!」語畢, 兩人相視大笑。

預防勝於治療,生育力適用! 

因錯過凍卵時機,加上曾有癌症病史,準備受孕時 AMH 值過低的小朵已經沒有多餘的選擇。從知道成功受孕到生產前,小朵形容自己好像置身在好長好長的美夢當中。提到凍存生育力 的問題,小朵也說,若遇到身旁還沒計畫結婚的親友,會建議至少先進行 AMH 篩檢,評估卵巢庫存量,如真有需要,先凍卵總比「需要用時方恨少」還要好,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