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幸福

選擇 給人生更多種選擇

《送子鳥客戶 Wendy專訪》

人的一生是由無數個選擇構成的,而每個選擇都像是一條岔路,緊密地影響了未來的道路,沒有人可以告訴你哪條路是對的,億萬種可能性構成了當下的自己,即便有人會拿「看不見得標準」來衡量,但這些選擇的優勝劣敗,還是只有自己最清楚。正如同 Wendy 選擇在傳統觀念中,屬於適婚年齡的 32 歲,踏入送子鳥診所凍卵,雖然當下家人並不諒解,最終卻成了她日後珍貴的保障。

選擇 給人生更多種選擇
2020-10-01

文/送子鳥

字體放大

凍卵 是給自己的一道人生保障

「母親」這個志願,得從 Wendy 孩提時期說起,她笑稱自己從小就希望能有自己的孩子,小學時當老師問起未來的志願,她不假思索地說想要當媽媽,讓老師非常驚訝,不過想當媽這件事,並沒有讓她失去學習的動力,大學畢業之後,Wendy 先前往海外攻讀管理課程,接著又遊歷了世界各國工作,最後決定自行創業。考量到創業需要花費非常多的時間籌備與計畫,此外當時也沒有交往對象,為了讓自己無後顧之憂地完成創業夢想,「將卵子凍存」的念頭於焉而生。不過當年可以允許單身女性執行凍卵療程的國家,放眼全球也是屈指可數,上網查了許多資料之後,才知道原來台灣就可以凍卵,原本猶豫是否到其他國家做,這樣即便未來不結婚,還是可以生孩子,但幾經考量後,Wendy 說,再怎麼想有小孩,還是不想做單親媽媽,於是在找到當時在東門街的送子鳥後,沒多久便直接回台灣進行凍卵。

或許因為卵巢功能良好,第一次取卵就成功的冷凍了 23 顆健康、成熟的卵子,只是剛取完卵後,肚子中累積了許多腹水, 讓 Wendy 感覺像是要生產一樣疼痛,父母和周遭的人對這樣的情況都相當存疑,「老一輩的人很不能理解,覺得為什麼不好好去找個男朋友,要去凍卵?」Wendy 解釋,當時社會風氣,會去做取卵的,大多是不孕症的婦女,鮮少有單身女子獨自前往。雖然家人不理解,但 Wendy 說,趁年輕時凍卵,就像是購買了一個「生育保險」,不需要為了生兒育女,焦急地尋找對象、踏入婚姻,而放棄機會,讓她能有更多自主的力量去闖盪。於是在凍卵、稍作休息過後,她便又匆匆地飛往國外,專心籌措創業相關事務。

走過世界各地 終於遇見對的人

經過了幾年的努力與打拚,Wendy 完成了創業的夢想,卻因為龐大的工作壓力,身體不斷產生各種大小狀況,像是經常生病、免疫系統失調 ⋯讓她開始回過頭來思考:對自己來說,人生的幸福到底是什麼?她想起小時候那個單純的志願—有個屬於自己的家,便開始有了想定下來的念頭,於是她放下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轉而到美洲工作,也開始運用各種管道,以結婚為前提尋覓對象。目標十分明確的 Wendy,積極地邀約有好感的人一起出來吃飯、聊天,最後遇到了現在的先生。

「我們的背景很像,過去他也是一直到處周遊列國,我們遇到對方的時候,也恰好都是在想穩定的階段。」Wendy 說,一切就是這麼剛好,在對的時間遇到了對的人,如果早個五 年十年,也許即使遇到也不會愛上彼此。兩人的進展十分順利,他們一起搬到了歐洲,並在當地舉辦了人人稱羨的浪漫婚禮。結婚之後,求子的事就順其自然,然而過了好一陣子,肚皮都遲遲沒有動靜。起初兩人先到美國做檢查,雖然結果都很正常、並沒有太大問題,但卻無論如何嘗試,都沒有辦法成功受孕,於是 Wendy 決定回到台灣尋求送子鳥的協助。

解凍卵子前 Wendy 做著例行的身體檢測,意外發現很多身體 狀況,和美國當地測試的結果不太一樣。首先是發現先生部分精子的活動力、外觀有些問題,若是想要自然受孕的機率不高,因此在經過挑選之後,與當初冷凍的卵子培養成囊胚,植入體內。「本來以為這次準沒錯了,應該輕鬆就能成功, 還安排了時間相當緊湊的班機,準備植入完就馬上返回美國,後來發現還有重重難關需要挑戰。」Wendy 說,也許是自我期許太高,覺得一次就能成功,結果卻不如預期,就像很努力的考試,結果沒有上榜,失落感非常強,才知道懷孕不是這麼理所當然的。

調整步伐 重新出發

接著,Wendy 又發現自己有甲狀腺不足的狀況,經過一段時間吃藥調整後,第二次植入仍是失敗,她心中滿是沮喪。此時醫生注意到 Wendy 的 ANA 值(抗核抗體指數)太高,比起一般正常人是小於 1:8 的比例,她卻高達 1:580,表示身體的免疫系統出了狀況,讓胚胎一進入體內,身體就會自動產生攻擊反應,當然就不易成功受孕。

在兩次植入失敗之後,她決定給自己一整年好好休息、調養,和先生搬回歐洲,好好享受兩人生活,不再糾結於生孩子。「那年我給自己一個新的期許,就是希望身體跟心靈都可以慢慢變好。」認真的 Wendy 上網查了很多資料,並逐步調整運動的習慣、戒甜食、水果、每天走路 21,000 步、早睡早起⋯不過在這段休養生息中的一次健康檢查裡,又發現自己有子宮肌瘤,「當時的身體大大小小的狀況非常多,雖然因為有調整作息,身體感覺有越來越好,但卻不敢再期待是否有懷孕的可能。」Wendy 淡淡地說。

在臺灣尚有儲存的胚胎,Wendy 跟醫師討論後,決定再試一次,並且植入兩顆,成功或失敗都沒關係,也和先生達成共識,如果這一次受孕若再不成功,剩下的就直接銷毀,並且計畫在試管結束之後,要到亞洲度假勝地盡情地玩,回來就一輩子好好地過兩個人的生活,放棄求子的願望。也許是這次的壓力和心情都比較和緩,也許是經過前段時間的休養與調整,正當 Wendy和先生準備好旅行的心情後,卻發現自己成功懷孕了。

黑夜過後 總會看見曙光

說起發現懷孕的過程,Wendy 笑說,因為國外的驗孕費用不低,先前每次覺得有可能懷孕時,都花了很多錢做檢測,於是不敢抱有期待的這次,就到藥局隨便買了最便宜的驗孕棒。 試紙上出現兩條線時,兩人還不太敢相信,覺得可能是驗孕棒品質出了問題,前後測了三次,仍覺得半信半疑,直到到送子鳥回診,從數值報告中確認懷孕,才肯相信這是真的,而且更讓兩人驚喜的是,Wendy 成功懷了雙胞胎!這個消息讓他們立刻把預訂好的假期全部取消,小心翼翼地飛回歐洲休養。

第一次在歐洲做產檢時,當地的醫生還有些擔心,因為此時的 Wendy 已經 40 歲,屬於高齡產婦,後來在得知 Wendy 的卵子是 32 歲時凍存時,立刻說:這樣沒問題!不過由於身體基礎還沒完整調養,懷孕後免疫系統又再次出現問題,從頭到腳的全身發癢,讓她睡也睡不好、走幾步路就快喘不過氣,花費許多時間調養後才逐漸好轉,並且順利生下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寶寶。

雖然雙胞胎從懷孕到日後的照顧都相當的辛苦,也存有許多風險,但 Wendy 說,當初就是希望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能有個伴,所以最後一次植入時,才決定兩顆一起植,「以前曾經看過一張夫妻幸福指數的統計表,很明顯的顯示,夫妻的幸福程度在有了孩子以後就會開始往下,直到小孩上大學之後才開始回來。」Wendy 突然說道,現在的她逐漸能夠體會,除了懷孕過程容易疲憊,產後生活的重心也幾乎只有寶寶們的成長,現在看著兩個孩子一起長大、學習,才感覺夢想越來越圓滿。

回想起這段歷程,雖然辛苦,卻也得到很多,Wendy 說,如果自己是生女兒的話,會鼓勵她在二、三十出頭的年紀去凍卵,「真的不要為了結婚而結婚,我有一些朋友就是在三十歲左右,為了趕時間,快快地結婚、生孩子,最後還是離了婚,現在又變成單身。」

如果趁著年輕、身體健康時先去凍卵, 就能多給自己一些時間做選擇,不管是看看這個世界,還是更認識自我,或許可以有更多意料之外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