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幸福

「楓」迴路轉的求子N部曲

面對自己的渴望,創造每一段精彩的生命樂章

他們的生日只差兩天;他們都熱愛音樂,他們精彩的生命樂章,從美國百克里學院譜下起始音符。

「楓」迴路轉的求子N部曲
2021-01-01

文/送子鳥

字體放大

今天的主角筱楓在台灣出生長大,因為對於正統黑人爵士樂情有獨鍾,隻身遠赴美國柏克里留學。在那裡,在那個時間點,她與 Linus相識。當時的她,或許也沒想到,這位來自瑞典的大男生將成為她的人生伴侶。

峰迴路轉的戀曲 從相戀到斷聯 5 年

那一年,剛從台灣來到美國的筱楓,因緣際會認識了朋友的室友 Linus,並在某次生日聚會後,開始熟識。而他們的樂曲歷經了遠距離分手、瑞典同居生活、大吵斷聯等波折,直到 2012 年,人在台灣的筱楓因為應徵台北電影節的國際志工,結識了瑞典製片,讓重新與瑞典文化連結上的筱楓驀然發現,自己其實原來這麼想念瑞典。心念一轉,寫了封 mail,給長達五年未聯繫的 Linus,為休止的五年再次按下播放鍵。此時,這峰迴路轉的曲調終於進入下一章節。

「聊天時我訝異的發現,原來先生很在意我沒有幫他過 30 歲生日就離開。對瑞典人來說 30 歲是很重要的大生日,剛好不久後是他的生日,便順勢答應到瑞典陪他過生日。」兩人也因此重拾戀情並步入婚姻。帶著申請步驟繁瑣的簽證和心愛的貓咪,筱楓搭上瑞典的飛機,展開沒有親友相伴的婚姻生活。

求子旋律悄悄成曲 「拋貓棄夫」再返台灣

雖然兩人從未特別討論生子規劃,但 40 歲的筱楓意識到自己生育年齡漸大,若想擁有兩人的愛的結晶,勢必得加快腳步跟時間賽跑。與先生達成共識後,兩人先被瑞典公立醫院以「年紀過大」為由,拒絕替他們安排檢查。輾轉到了私人診所作檢查,筱楓的 AMH 值確實衰退、庫存量偏低,先生的精蟲前進速度也較慢些。加上夫妻皆 40 歲,院方建議直接進行試管療程。於是,筱楓毅然決然帶著所有存款回到台灣找送子鳥。

寫到這裡,再次被筱楓的勇氣懾服。先是磨過好幾年的遠距離長跑;結婚後帶著愛貓「遠征」瑞典,現在,為了求子,她選擇暫時「拋貓棄夫」一個人返回故鄉。原以為可速戰速決的療程,經送子鳥諮詢師說明後,決議採取合胚方式,而此方式即使順利,也得花費半年時間。幸好,這是在台灣,身邊有群感情緊密的姐妹淘陪伴。

老天給的試煉?!驚呆全場的高分落榜

在經過重重前置作業後,筱楓的第一次植入,不論是子宮內膜厚度、各項指數都十分漂亮,也出現了一切懷孕的症狀,只差沒有胎夢報到。殊不知,在一切胸有成竹的狀況下,這位勇敢的女子卻迎來意外的「高分落榜」。將近 80% 的成功率,筱楓偏是那 20% 的少數。醫生推測「戰犯」可能是D-dimer 指數偏高或是子宮腔有輕微感染。但其實筱楓心裡明白,這次落榜並無明確的醫學常理可以解釋。

雖不免些許落寞和無奈,但因還有其他胚胎尚未植入,勝負還未定!筱楓收起低落情緒,選擇先回到瑞典陪伴親愛的貓咪也順道調養身心理。筱楓形容自己的試管第一樂章是「慢條斯理鋪陳,轟轟烈烈後瞬間寧靜。」筆者則認為,這瞬間寧靜應是上天為後來的驚喜埋下調皮的伏筆。

介於有與沒有之間 懸而未定的主旋律

耶誕節後,高齡 19 歲的貓咪去世了,筱楓在瑞典最大的牽掛和責任也告一段落。將悲傷和不捨堅強地壓進心底,筱楓抓緊時間再次回到台灣,展開試管第二樂章。因筱楓的 D-dimer 指數依舊偏高,為避免所有可能性變因,第二次植入後,筱楓每天都得強忍對於針頭的畏懼,為自己打入以痛聞名的肝 素。

也因前一次高分落榜經驗,筱楓不再自行驗孕,決心以醫院的 hCG 指數為準,有或無一次見真章。沒想到,老天的試煉尚未結束,hCG 指數又是一次意料外的結果,顯示有著床,但指數不夠高,很有可能是胚胎不良或子宮外孕。不是她預期的 0 分或 100 分,而是介於有和無之間的 50 分!懸而未定的旋律持續在筱楓心樑上繞啊繞,簡直差點逼瘋咱們女主角。

「那時候真的很茫然,不知道要不要繼續努力,會害怕繼續努力也是一場空。雖然打肝素很痛,肚皮都佈滿瘀青。可是皮肉的痛無法跟心中的掙扎相比。」筱楓受訪時表示,當時很想瀟灑地宣示自己不想要有小孩了,但其實內心深處卻很 清楚,這只是一種逃避,害怕去面對失敗的結果。「承認吧,你是想要的,你只是害怕失敗」強大的筱楓閨蜜團一句話幫筱楓抓穩了方向。尤其走到這裡,頭還是得洗完,不是嗎?

好友的溫暖加上貓中途認識的貓咪亮亮,提醒也支撐著筱楓繼續勇敢的往前走。雖然歷經四次驗血後,hCG 指數明顯不夠,宣告第二次植入仍然未果,但對筱楓來說,至少有了明確的答案,讓她能好好梳理自己的心情,思考下一步的方向想要怎麼走。

老公的堅持 躲在防火牆後的最後一注

經過前兩次植入未果;剩下的胚胎相對前兩次來說,品質又更不穩定,讓筱楓下定決心不再為難自己,要規劃一個沒有小孩的人生藍圖。然而,令筱楓十分訝異的是,不喜歡筱楓一直待在台灣、對生活一向隨性的 Linus 竟萬分堅持,甚至催促筱楓盡快返台完成最後一次植入,即使成功機會比前兩次更微弱、更渺茫。於是,筱楓在先生的鼓勵下展開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的療程,植入最後三顆狀況較差的胚胎。不論成敗,至少為這件事、為這樂章寫下休止符。 

此時的筱楓躲在自己建造的防火牆內,不願再抱持期待,每天僅是機械式地依循醫師指示打黃體油針、打肝素。即使植入兩週後確認懷孕,筱楓雖感到驚喜卻仍只敢在心中防火牆內探頭探腦,深怕中途又出現其他不樂見的狀況。直到第七週,超音波室傳來兩顆寶寶的心跳聲,「我用手機錄了兩段傳給 Linus,他還以為我在開玩笑。」筱楓說她假裝冷靜地走出診間等待爸爸接她回家,接下來幾天也都身陷不敢置信的情緒中,擔心一切是否為黃粱一夢?

生命的禮物 龍鳳胎驚喜報到

2020 年 6 月,龍鳳胎報到了!孕期間雖遇 COVID-19 攪局, 導致產檢先生都不能陪同,也不能回台灣待產,但大致上一切順利平安。漫長的 2 年試管療程讓筱楓體認到:

「不論嘗試的結果是有或沒有,都應該要將重心回歸到自己,才有足夠的力量迎向過程中的各種挫折和低潮。」

不要放棄,生命的驚喜永遠都在預期外的轉角處。此外,筱楓也想跟婦女同胞們說,如果已經結婚,想要有小孩真的就趁早,這不是買東西,不能等打折,而是要跟生育年齡賽跑。如果還沒結婚,可以考慮先凍卵,當買保險。

從高分落榜到驚喜的龍鳳胎,前兩次的挫折仿佛上天贈禮前的伏筆,在連續低潮後出現了漂亮的和弦轉換,奏出筱楓和 Linus 最喜愛的音樂形式。套句筱楓說的:

「最講究科學的事情,在生命奇蹟面前仍得謙卑再謙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