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幸福

「凍」察先機

為自己種下幸運的卵子時空膠囊

「36 歲那次凍卵非常關鍵,因 39 歲時雖然再取了兩次,但從受精率就知道,才間隔 3— 4 年,卵子品質就差了一倍!現在遇到年輕同事,尤其過 35 歲還沒結婚的,我都說:『如果不介意,可以考慮先凍一下』」

「凍」察先機
2021-10-01

文/送子鳥

字體放大

那一年,那份廣告,那個凍卵的決定

有別於多數受訪主角,小康的故事必須從凍卵開始說起。36 歲的小康和雙胞胎姊姊騎機車在市區閒晃時,被送子鳥的凍卵廣告吸引,進而開啟凍卵的療程。在看到廣告前,小康姐妹都不了解凍卵技術,純粹很務實的思考,自己年紀到了,短時間內要找到對象的機會很小,應該先做準備,也等於幫自己的卵買個保險。

「送子鳥的網路行銷做得算早,也做得不錯。那時候送子鳥是唯一可以在網路上找到資料的,送子鳥廣告文案提到,新技術的成功率大幅提升、安全性也更足夠,然後,我們就信了。」妙語如珠的小康自己講完也忍不住笑場。

人生的機緣如此奧妙,那位凍卵的 36 歲大女生大概也沒想像到,凍卵後隔年,她的「涼鞋先生」就來報到了!也因 36 歲凍卵的決定,大幅縮減了小康求子過程中的壓力與療程時間。接下來,請跟著筆者一同關注這位可愛的主角,從凍卵到育有帶財的一女一子的求子道路。

天啊!先不要!非一見鐘情的初相識

真要說來,小康和先生的緣分很是奇妙。兩人其實是前同事,彼此曾在相同的環境中生活過好一陣子,只是當時尚未熟識也沒有建立共同的生活圈。反倒離職後,透過共同友人的介紹才真正串起屬於他們的姻緣紅線。

「當時第一印象是想,『蛤!最好不要這位』,外表不是我的菜,比方說他習慣穿涼鞋,我不喜歡別人穿涼鞋。後來跟先生聊這一段,他也說一開始對我無感。可是說歸說,現在也來不及了!」等緣分就定位後,月老豈是省油的燈?需要 KPI 的月老絕對想方設法讓姻緣簿中的主角往同個方向前進。第一次見面後,先生經常主動約小康出門,兩人幾乎每週都有安排約會,因此漸漸地熟悉、了解彼此。

記得有次,兩人在停車場準備開車回家,小康的想法裡,應是副駕駛座的「閒置乘客」,也就是小康本人需承擔繳費工作,沒想到,這位涼鞋先生竟讓小康待在原地,親自跑了一趟繳費機。類似的生活細節層層堆疊,勾勒出這位「涼鞋哥」貼心、溫暖的形象。

週週有約會、雙方年紀都大了、此人貼心好相處,綜合以上重點要素,小康研判此人誠懇可嫁,雙方都不必再拖。於是,某次約會時,小康使出直球對決,詢問涼鞋先生要不要結婚?果然他立刻點頭說:「 OK !」

凍卵紅利:面對高齡生育有恃無恐

這段故事開始前,先來聊聊涼鞋先生,比小康大了 7 歲,認識時已 45 歲;想要擁有自己的小孩,理想是生 4 個。由於涼鞋先生的家人原本不預期他會結婚,所以小康的出現,讓家人們皆沉浸在兒子結婚了、哥哥有老婆的喜悅裡,一開始對於是否有小孩並不著急。間接為兩人爭取到一年嘗試自然受孕的時間。

一年後,兩人在家人的建議和期待下,到馬偕醫院的不孕症檢查,結果也不出意料,在生育界都屬高齡的兩人,即使相關數據都符合自己年紀的正常值,自然受孕的機率依舊渺茫,醫生建議直接進入試管療程。此時,小康 36 歲的決定便華麗登場了。

雖然 36 歲時小康已凍了 6 顆卵,但畢竟是高齡生產,經驗豐富的送子鳥團隊提醒,試管療程結束後還有孕期、生產恢復,若有考慮第二胎,療程開始前再取一次卵比較保險。於是 39 歲的小康便在王醫師的建議下再取了 11 顆,連同 36 歲的成果,總共取得 17 顆成熟卵子,最終形成 8 顆胚胎。

小有波瀾的療程,先生比孕婦更受驚

第一次植入,選擇外觀最佳的兩顆胚胎,分別來自 36 歲和 39 歲的卵子。「根據同事經驗,本來以為試管要成功很困難,沒想到我第一次療程就受孕了,只是後來小產。本來害喜的狀況很嚴重,但那天去照超音波時,害喜的症狀突然消失了,胚胎的心跳也停止了。」

小康說那時候她最受打擊的,不是心理,是身體。畢竟短時間內經歷了第一次懷孕、第一次害喜,然後出血了一個多月,身體當然受不了。而這也造成小康對於接下來植入療程的恐懼,害怕對身體造成更多影響。淡淡的描述完這段令人惋惜的經歷後,小康話鋒一轉,笑稱自己估算過機率,8 顆胚胎,應該至少會有一顆是成功的,所以自己沒有很挫折,反而是先生的心理打擊比較大。

有了前一次小產經驗,第二次植入後,比孕婦更「受驚」的涼鞋先生,簡直巴不得把小康捧在掌心中嚴密「看管」。堅持每天開車接送小康上下班,所有家事也幾乎一手包辦,比孕婦本人更加戰戰兢兢。第二次受孕到整個孕期都算順利,染色體、出血量等都沒有出現大狀況,帶財的閨女首先來報到啦。

卵子的時空膠囊 45 歲的一對「好」

女兒兩歲時開始,小康開啟了第二胎療程,此時的他已經將近 44 歲,再次暗暗慶幸當初聽取醫師建議先多取了二次卵。原本希望做著床前染色體篩檢(PGS),但一方面剩餘的胚胎細胞數較少,做 PGS 切片怕反而影響後果,加上也只剩 4 顆胚 胎,不如一次放兩顆,頂多也兩次就放完了。第三次植入並未成功受孕,推測可能是血栓數值異常。盡可能做好所有前置準備後,第四次植入順利受孕,相較前次孕期,幸運的沒有過多突發狀況,再次順利產下小兒子!

「雖然單身了好長一段時間,但小孩報到後,我已經忘記沒有小孩的生活是什麼樣子了。感覺生命隨著小孩重新活過一遍。像是兒歌好了,小時候會唱的早就忘記了,但為了哄小孩,你必須重新學習,走路也是,說話也是。有好多曾被遺忘的生活細節,因為小孩讓你有機會跟動力重拾一遍。」

回首這幾次的療程,小康笑稱自己應該屬於倖存者偏誤的那群,畢竟身邊有同事也曾做試管療程,卻跋涉了漫漫六年才有結果。在醫院或月子中心,大多數人都對小康的年紀感到詫異,小康也能體會自己是很幸運的,只是這個運氣,在 36 歲時遇見那份廣告後就已種下,直到時機成熟才逐步收成。

若以自己的經驗為例,小康認為女生先凍卵,是件很不錯的事情,不論是大齡單身、尚未有生子打算等,不論什麼理由,都可以考慮先凍卵。或許不見得最後都會派上用場,但真正需要時,這個決定將為自己爭取更多時間去面對高齡生育這件事。

*醫療行為需與醫師討論進行,本篇文章僅反映當時治療狀況與建議